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热文】我和许昌县一高红木楼的两段情缘!

时间:2019-03-28 来源:许昌之窗

我和许昌县一高红木楼的两段情缘!‖老家许昌

文·图‖郑玉娟

许昌县一高红木楼又称“工”字楼,传闻是在上世纪五十年月在苏联的救援之下修建的,红砖红瓦,二层木质横“工”字结构,几根灰白色的又高又圆的石柱支撑着走廊,两头有两个窄窄的通道和两个拱形的小门。

远了望去,在高大泡桐树的掩映下,红木楼显得清幽而秀美,如同一位传说中的古典美女,穿越汗青的吵闹,静静地屹立在校园的正中间。走在木地板木楼梯上,有些摇摇晃晃,还会发出一种“吱扭、吱扭”非凡的木质声,瞬间冲破四周的寂寞,惊醒你甜睡在心中的梦。

说来我和县一高红木楼共有两段情缘。

第一段情缘是在我的学生期间。

记得是在1996年高二上学期吧,因为黉舍课堂求助,我们九八文(三)班搬进了那座红木楼一楼正中间的三间讲堂。这个课堂固然光线有些惨淡,可是冬暖夏凉,也很舒服。

我们在这个课堂的时候好像仅有半年,放学期就搬到新教授楼的课堂去了,但这里却留下了我们勤学苦读的身影,留下了我们追逐妄想的精神!

第二段情缘是在我的先生糊口。

2001年,我师专完结后又回到了县一高,成为了一名普通的高中语文教师,这是我三年前怎么也想不到的。

回到母校,我又见到了我熟悉可亲的班主任张斐老师和其他任课先生,内心倍感欣慰。意想不到的是我的留宿居然被安排在了这个古色古香却迂腐破陋的红木楼里,我表情固然有些沮丧却不得不屈从私塾的分派,带着行李来到了红木楼。

当时的红木楼已成危楼,破败不胜,红色的走廊已变得斑斑驳驳,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分给我的那间房子位于一楼东头的拐角处,面积不足十平米,高低不屈的水泥地面,一个小小的窗户却正对着东方,天天清晨熹微的阳光早早地就会射进来,照亮整个房间,便是这一扇窗户,这一缕晨光,不时激励着身为教师的我不克有一丝一毫地怠懈。

无论严寒还是炎暑,无论风霜还是雨雪,我每天早晨5:30准时起床,快速洗漱完毕走进课堂辅导早读,一周三次早读,没有早读的时间就早起听灌音,背单词,背古文,和高中生“三点一线”单调死板的生活没有良多辨别。

记得有一天早晨我还差点闹大见笑,展开眼一看表快迟到了,吃紧忙忙向讲堂跑去,刚出红木楼就遇到一个同事,他看了我一眼说:“嗨,你毛衣穿反了!”我的脸“扑”地一下就红了,趁着蒙蒙亮的天色垂头仔细一看,还真是穿反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谢谢啊,要不等走到教室可要落下笑柄了。”现在追念起这件事还忍俊不禁!

一年之后,我从拐角处的一小间又搬到了面向南的一大间,在红木楼的正中央,就是当年我在那边读书的课堂被隔开成了青年教师的住室,前提依然很差,连卫生间和用水都没有。

生活用水要到一百米开外的教授楼西头的民众卫生间去提。天天弟子来交往往的,我很不好意思,总是趁着学生上课时代偷偷地拎着水桶去提水。厥后我的门生照旧发明了这个奥密,然后就有几个男同窗往往一下学就去帮我提水,我鼓动得无以为报,除了好好地教课。

在我和同窗们的共同尽力下,任教第一年我所带的三个高一一样班,期末语文后果都在同类班级中压倒一切,我也因此在当年的先生节就得到了校级优异教师的声誉和赞誉。

在红木楼居住的三年,生活前提当然辛苦,却充塞着暖暖的师生情。县一高的弟子多来自农村,吃住在校,一个月才放假歇息两天。还记得弟子回家返校后,常给我带来些香椿啊,咸菜啊,固然不值什么,却能让我鼓动得心伤。

一个姓朱的高足,现在连名字都记不得了,但我清晰地记得他有一次返校,双手抱着一个小鱼缸,内里装着两条小红鱼,兴冲冲地来找我,说是在外观买东西抽奖抽的,非要送给我。当时他那欢腾的模样,盼望的眼力,至今在我脑海里无法抹去……

2005年,我再次踏上了求学之路,脱离了我的母校许昌县一高,离开了阿谁留下我青春、奋斗和梦想的红木楼,脱离了谁人留下了我们浓浓师生交谊的红木楼。如今十几年已往了,它却如一道最靓丽的风物驻留在我心间,长生难忘。

【作者简介】郑玉娟,现工作于许昌学院,曾在许昌县一高学习和工作,对县一高红木楼有着深厚而非凡的情感。

1、本文由作者授权发表,文责作者自负,如有侵权,请通知本今天头条号立即删除。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本今天头条号立场。

2、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版权归作者扫数,在此表现真挚的感谢。本文所用图片若有侵权,请看护本今天头条号随即删除。

3、“故乡许昌”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hnxc126@ 。

爱许昌故乡,看“故乡许昌”。 故乡许昌,情怀、温度、味道!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上一篇:[热文]许昌学院:樱花做媒,醉了文化赢了科普 上一篇:3.23禹州方山杏花节不见不散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襄城北街被围,时间长达6个月,竟是为了......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