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许昌文化

对不起,禹州要“消失”了!

时间:2019-06-05 来源:许昌之窗

几十年的发展

禹州,给我们带来了许多

也带走了许多

©张伟红

上个世纪的那些老房子

都在岁月斑驳里被拆了

那些认识的街道都变了模样

有些对象在时代更迭里弄丢了

有些工作在兜兜转转给忘了

禹州,就在这不知不觉中逐步“消退”了

©耿亚伟

以是接下来

我想和你聊聊

那个曾经属于我们的禹州

©毋鹏远

跟着时代的成长,

禹州变得越来越发达,

越来越美丽,

禹州的夜景越来越缤纷辉煌,

但这已经不是我们记忆中的禹州。

那些斑驳的印记,

正被一点点的吞噬,

那些曾经的美好,

当今化作无尽的遗憾……

©毋鹏远

光阴荏苒,禹州经历了太多沧桑

当时候,天很蓝,车很少

那时候,谈恋爱不讲条件,看中人好就行

在这座城市糊口的时候,

你恨不得每天都要咒骂他一万遍,

离开他之后,你又天天驰念他一万遍。

我想,放眼全世界,

没有一座城市能让你这么感情富厚吧。

浏览下禹州老照片吧,你能猜中都是那边吗?

▲市委招待所

1996年,禹州市委招待所

▲东关村村部

1994年,曾经的药城路和滨河路交织口

▲城隍庙

1993年,西街城隍庙旧影

▲禹州老胡同之三官庙

▲禹州南大街

▲谁知道这是禹州哪条街

老煤市口 1997年

大禹像

那时候完婚不看家庭

就看小伙行不可

其时候的姑娘乐意跟你一路忍苦

为未来奋斗

其时候完婚没有录像

没有司仪,没有彩排

乃至只有一身红衣服

连婚纱都没有

没有风雅的妆容

没有豪车攀亲

只有新娘新郎脸上幸福的笑颜

当时候完婚办酒菜不是为了礼金

是为了各人一起来繁华

见证他们的幸福

当时候

……

有说不完的记忆

道不完的往事

说上几天几宿都不带厌倦和重样的

当时候情侣间碰一着手都会羞涩红脸

其时间的婚姻有拌嘴

有打斗,却少有离婚

当时间的爸妈是我们又相信爱情的理由

▲禹州县委

其时间邻里间处得就跟一家人似的

有事协助,大人不在把孩子叫家吃饭

那时候一家人晚饭后

在房前看星星纳凉

孩子们嬉闹玩耍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

互换许多,感情很浓

那才叫一家人

当时候,天穹很蓝

小溪很清,虫豸鸣叫

当时候,我们没心没肺

高枕而卧,无拘无束

消散的吆喝

[

弹棉花

]

小时间家家户户要做被褥都市去找弹棉花的工匠,跟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小时间有新被子盖也是很幸福的事!

[

磨刀匠

]

“磨剪~~刀,菜刀~~~~",长吆喝彷佛总会或近或远的响起。老扛着一条板凳,上面有磨刀石,看他拿着菜刀在磨刀石上哗哗哗的往返磨着,不一会儿菜刀就像新的平常了,刀被磨的飞快!随着期间的发展,这个手艺也随着消逝了。

[

剪发匠

]

▲老东大街一理发的小屋

一个煤炉子烧一锅开水,一根板凳,剃一个头两块钱,绝不多收,师傅技术好,平头剪得那叫一个顺,如今已被种种高消耗的剪发店替代了。

[

修鞋匠、伞匠、配锁匠

]

嘴里噙一两枚小鞋钉,身边的收音机咿咿呀呀的响,时时时还跟身边的人开个小玩笑,曾经方便就能修补的工具,现在或者这种缝鞋的机械彷佛都很少见了。

[

修表匠

]

1994年西大街传统修表店

放大镜、酒精灯、镊子,另有灵巧的手是他们的兵器。小作坊里固结了他们的人生画卷,见证了时间的游走,有很多怀念和追忆,在今后的日子里只剩下记忆。

[

补锅匠

]

老药行街西口,铸铝锅的师傅

畴昔谁家的铁锅烧穿了,

又不舍得丢的话,

就拿出来给师傅补一补。

很多人家的锅都是补了再补,

一用便是好几年。

现在大家糊口前提好了

锅破了就换新的,

而补锅这个技术就渐渐地消退了。

消散的感情

正在消失的语言

我想知道看到这篇文章的你,

日常说老家话的市价还多吗?

纵然能说一口流通的老家话,

但是个中包含的文化秘闻、

专属的词汇句子,还知道吗?

消散的感情

关于这一点

我信赖大家最有感想的就是邻里感情

小时间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

没有那么多的豪宅别墅

大家都住在一个小院子里

大概是一条小巷子里

邻里关系总是那么的友好

邻居姨妈和妈妈的关联就像亲姐妹

邻居叔叔和爸爸的关联就像久违的老朋友

他们一路谈天、打牌

一起干活;一起做饭

糊口固然简单然则满盈兴趣

槐荫街

这张拍摄于2004年的照片。

孩子下学,背着书包,成群结队。

小时间下学回家

甩下书包就去找邻居家的孩子玩了

吵个架只要一颗理解理睬兔奶糖就能亲睦

各人一路玩、一起闹

狭小的小路里侍从回荡着我们的笑声

那时间一各人子都住在一路

爸爸妈妈去上班了

孩子就交给爷爷奶奶带

不像现在孩子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不在身边

关联也不怎么亲了

祖孙亲情都淡了许多

更不要说邻里之间的感情了

现在各人都住在一个单元楼里

小区大门进出要刷卡

单位楼楼下收支也要刷卡

迎面的那户人家住着什么样的人也完全不知道

只有在同时出电梯的时间

才会突然意识到

哦,这便是我的邻人啊

▲槐荫街的一个大杂院

消退的东西另有很多许多

短短一篇文章底子

装不下各人满满的回想

▲禹州洪山庙街口

1999年,洪山庙街口的集市。

其时,

半个城的百姓买菜都市来这个地方。

现在我们都已长大

禹州也在渐渐产生变化

在这座都邑里

“有的地方,看一眼就少一眼”

一座都邑的发展

也意味着许多期间的印记在不停地消逝

或许,将来或许还要迎来更多的告别

但这种“消散”,也意味着一种发展

都邑的成长少不了更替迭代

那些“消散”的部门

终有一天,会成长出新的企望!

1991年冬,西街一门九狮子后院的清代修建群。

禹州,一座正在“消逝”的城市

禹州,一座正在“成长”的都会

期间一直在发展

故事一直在延续

无论是已往的还是如今的禹州

在我们的心中都是最好的禹州

禹州老乡顶起来!

泉源:禹州关注

编纂丨亚曼 查核丨翠翠

返回搜狐,审查更多

责任编纂:


上一篇:“河南长葛冒名顶替事件”当事人黄风玲:我记得我物理考了58分 上一篇:他们的名字,禹州的抗战英雄,我们永不会忘!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鄢陵县人民医院五官科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