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许昌美食

转载:晋楚争霸的终极对决,鄢陵之战使战争落下帷幕

时间:2019-02-17 来源:许昌之窗

话说郑成公听闻晋厉公率兵救宋,不想再被俘虏,立时退却,并向楚国求救。楚共王反响特别敏捷,他即速出动雄师,终极与晋军对峙于郑地鄢陵。其时的晋军统帅是:老大晋厉公、中军将栾书、中军佐士燮、上军将郤锜、上军佐荀偃、新军将郤犨、新军佐郤至。而下军将韩厥,下军佐荀罃留守国内。

1

楚军统帅是:老大楚共王统领三军,司马子反将中军,令尹子重将左军,右尹子革将右军。楚共王亲兵左广彭名驾驭战车,潘党为右;右广许偃驾驭战车,养由基为右。郑成公亲率郑军,石首驾驭战车,唐苟为右。总体来说,两军不管是将领还是军力,都算是旗鼓相当的,可是其时的人都不看好楚国。据说楚军路子申地(今河南南阳)时,子反拜见申叔时,申叔时预言楚必败,子反必死。他觉得现在楚国抛弃小儿,断绝外交,侮慢神圣的盟约,违反时令,动员战争,使百姓疲惫,以求快意。人们都为自己担忧,谁肯去捐躯人命?

2

可是晋国的范文子(士燮)却不想和楚军交战。郤至怒道:“韩原之战,惠公败于秦;箕之战,主帅先轸死于疆场;邲之战,主帅荀林父兵败崩溃。这些都是晋国的奇耻大辱!如今我们躲避楚军,岂不是增加了羞耻!”士燮说:“我们先君多次作战是有缘故的。秦、狄、齐、楚都是强国,要是他们不尽力,子孙子女就将被减弱。如今秦、狄、齐三个强国已经屈就了,敌人只有一个楚国罢了。只有圣人才气做到国家内部和外部不存在忧患。如果不是圣人,外部舒适就必定会有内部忧患。为什么不临时放过楚国,使晋国对外贯穿警惕呢?”

3

且不说士燮的老爷爷士蒍、老爹士会有多智慧了,单是士燮的这几句话就暗藏着无尽的聪明。孔子曰“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罗贯中云“论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是这个原理。确实只有贤人才能做到没有内忧外患啊,毛爷爷也算是贤人,利用内忧外祸获得了举世无双的胜利,但是终极还不是又增长了内患?这种天理轮回是没法改变的,以范文子之明,恐怕早已看到了三郤与栾书的矛盾,才说出这么苦口婆心的话。

4

但是晋厉公不听士燮之言,坚强要和楚国斗争究竟。

却说楚共王直逼晋营,自认为出其不料,晋军一定忙乱,没想到靠近敌营,晋军却寂然不动,于是他向太宰伯州犁请教。伯州犁是晋国上卿伯宗的儿子,伯宗被郤氏害死后,伯州犁逃到楚国,为楚共王所用。总之意思就是说,晋兵的任何步履,都逃不出楚王的手掌心了。

5

接下来的奋战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楚国的战力已经不如晋国。战斗从晨至暮,楚军略微受挫,楚公子筏被晋军俘虏。楚共王鸣金收兵,约定次日再战。

当夜,子反派军吏调查伤员,补充步卒与车兵,补缀盔甲兵器,清理战车马匹,号令越日鸡鸣时吃饭,束装待命,投入奋战。苗贲皇也通告晋军作好预备,越日再战,并故意放松对楚俘的把守,让他们逃回楚营,汇报晋军备战情形。

6

楚共王得知晋军已有筹办后,随即召见子反会商对策,这时候战争下手呈现玄妙的起色。原来子反这小我好酒如命,和楚共王探究了半天,没没有效验,子反就愁啊,总不及愁死啊,咋办呢?只能借酒消愁了。就这样一杯一杯又一杯,直接就喝大了。

第二天开战的时候,只有楚共王一队楚军出战。楚共王见时势已去,只好班师归国。楚共王退至瑕地时,怕子反畏罪自尽,派子重和养由基接应子反。可是子重和子反有抵牾,他私下对子反说:“先前令尹子玉兵败自杀,你是知道的。现在战争的失败是你造成的,就算主公不忍心杀你,你又有何脸面回去见主公呢?”子反听了,羞愧难当,自缢而死。楚共王听说后,叹息不已,对子重也缓缓疏远。

就如许,鄢陵之战以晋国的胜利而了结。鄢陵之战是晋楚争霸战争中继城濮之战、邲之战后第三次、也是两国末端一次主力戎行的会战。鄢陵之战标记着楚国对中原的争夺走向颓势。晋国虽然借此战重整霸业,但很快陷入内斗,其对中原诸侯的掌握力也逐步削弱。鄢陵之战后未几,晋国在宋国沙随大会诸侯,同谋伐郑,随后晋、齐、宋、鲁、邾等国戎行伐郑,继而伐陈、蔡。郑子罕兴兵夜袭,宋、齐、卫三国戎行被击败。说实话,这时候郑国开始缓缓强势,到了郑子产执政的时间,郑国俨然又是一个强国。所以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举报本文
+1 0
+1 0

依据《信息收集流传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即“避风港原则”,本站扫数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删除,本站错误内容撒布行为肩负赔偿责任。


上一篇:鄢陵县开展扶贫攻坚“送温暖”活动 上一篇:长葛企业节后复工复产忙,冲刺首季“开门红”!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许昌高速交警“平安守护”行动中查获管制刀具

图文欣赏